>> 首页 >> 关注时事 >> 文章正文
13岁跳楼身亡女孩:自小寄宿在祖辈家 曾经很阳光
发表时间:2019-8-15 21:29:36 来源:四川在线 
点击/评论:119/0
 

  他们眼中的她

  舅妈

  小学五年级之前,她的成绩还比较优秀,人也阳光,初中后出现叛逆、离家出走等现象。

  老师

  在学校的时候,罗某某不听话,化妆,还不按时到学校上课。

  好友

  经过多次接触,觉得她人还可以,是个男孩子性格,后来就耍熟悉了。

  在8月11日凌晨,从酒店窗户纵身跃下那一刻之前,13岁女孩罗某某,很少离开过通江这个小城,而在她短暂的13年人生里,父母与她聚少离多。

  据四川省巴中市通江县警方通报,8月11日凌晨4时许,该县诺江镇维尔康酒店发生一起跳楼自杀警情,死者罗某某(女,13岁,通江人)与母亲在该酒店4楼某房间发生争吵后,趁其母亲不备,从房间内的窗户跳楼自杀,当场身亡。目前,通江县警方排除他杀可能,案子还在进一步侦办中。

  据罗某某的母亲张某和亲属介绍,其父老家在江西,母亲张某是通江人,罗某某被生下8个月之后因在江西水土不服,便被送回到通江县城生活,由外祖爷、外祖婆(外公外婆的父母)照顾。由于父母长年在外打工,罗某某与父母聚少离多,曾经阳光的她长大后开始叛逆,并离家出走不愿回家。

  从8个月大回到通江县城,直到13岁,罗某某一直在这里生长,少有父母陪伴……

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 张杨 摄影报道

  幼年

  从小寄宿在通江祖辈家 小学时成绩还比较优秀

  8月12日,身穿黑衣的罗某某父亲与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见了面。他说,因为这些年一直在上海做快递生意,一家人聚少离多。

  据罗某某亲属介绍,罗某某在出生8个多月时,就被托付给住在通江县城的外祖爷、外祖婆照顾,因为孩子的外公外婆住在洪口镇农村,很不方便。

  罗某某的母亲张某介绍,女儿小时候到过丈夫老家江西,“因为她(罗某某)水土不服,老是生病”,最后将其带回(自己的)通江老家。

  另外,罗某某的舅妈称,之前和罗某某一起在通江县城生活的还有一个表姐,也就是自己的女儿,两个孩子都在外祖爷、外祖婆家长大。罗某某是在通江读的小学,小学五年级之前,她的成绩还比较优秀,人也阳光,但之后就感觉有点不对劲,初中后出现叛逆、离家出走等现象。

两年前,罗某某的表姐转到外地读书,两人才分开,亲属感觉罗某某的性格也开始发生变化,“平时很难联系到她,她偶尔给我们打电话,但她电话号码不停地变,我们很难联系上她。”

  据罗某某现在就读的通江中学班主任付老师介绍,在学校的时候,罗某某就不听话,化妆,还不按时到学校上课。后来,付老师通过电话联系上罗某某的妈妈张某。去年10月左右,张某才从上海回到通江县城照顾女儿。

  叛逆

  曾多次出去上网 因言语不合参与打同学

  据罗某某的好朋友谢某介绍,今年上半年,自己转到罗某某所在的班上,进班就听说罗某某成绩很不好,不久自己就和罗某某发生不和,“但经过多次接触,觉得她人还可以,是个男孩子性格,后来我们就耍熟悉了”。

  谢某的母亲称,两个女孩曾多次一起出去上网,每次找不到她们时,只有通过看她们发的快手视频,观察里面的背景和标志来猜测她们在哪个网吧,“几乎一找一个准”。

  她说,自己曾多次遇到张某在寻找女儿罗某某,因为自己的女儿和罗某某经常一起玩耍,张某还多次和她一起寻找女儿。不过,她的女儿在外面耍的时候,多半和罗某某在一起。如果自己女儿在家,罗某某一人出去耍,她就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了。

  今年5月12日,因在QQ上言语不合,罗某某一行4人(两男两女)将同学罗某带到学校附近一个小巷子内扇耳光。

  罗某的父亲称,女儿罗某的脸都肿了,医药费都花了1900多元,当时听女儿说自己还被威胁不准报警、不准告诉老师和家长。最后,还是其他同学看不下去,悄悄告诉了家长。他赶到学校见到孩子后非常气愤,便报了警。

  之后,派出所出面组织他与对方家长协商未果,自己只好走法律途径起诉。7月18日,罗某父亲将罗某某、谢某及她们的母亲起诉到通江县人民法院。

  蒸发

  被送回农村“反省” 神秘男子将她接走

  罗某某打人之后,舅妈曾要求将她带到成都自己家里玩一段时间,但被其母张某拒绝。张某最终决定,将女儿罗某某送到自己父母所在的通江县洪口镇农村“反省”,待今年9月1日开学,再给她换个学校和环境。

  然而,她的方法并未奏效。几天后,5月30日深夜,女儿被一名神秘男子接走了。随后,罗某某犹如人间蒸发,电话联系不上,微信、QQ也很少回,就是不与母亲见面。

  一直到7月份,张某也死了心,离开通江回到了上海,她说:“感觉女儿就在通江城里,具体在哪里不清楚,她就是不回家”。

  7月中下旬,通江民警在网吧将罗某某找到,因为作为监护人的父母不在通江,她被送到通江县救助站,但没过多久,一男子开着外地车牌的白色大众轿车再次将她接走。

  8月13日,通江县救助站站长介绍,男子是以表哥的身份将罗某某接走的,并留下了电话、姓名和身份证号码,但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拨打该号码,语音提示“已停机”。

  曾在短信上质问父亲

  “我在外面死活你们管过没有”

  父亲回复:你是自找的

  罗某某离家后,一直不愿回家。

  7月20日,罗父通过短信和女儿取得联系,被问“你是哪个?”他在7月22日的信息回复中确定对方就是女儿“罗某某”,随后几天,双方都有联系。

  7月26日凌晨5点半时,罗某某回复父亲:“我带(在)外面死活你们管过没有”“吃不吃的(得)饱你们管过没有”,父亲回复“你是自找的,你听过我们话了吗?”之后,8月5日凌晨3点,她还在给父亲回短信。信息显示,最后的消息停止在8月9日她问(父亲)“在不在”。

  罗父的微信显示,8月5日罗某某通过微信和父亲加上好友取得联系,希望“支援一手”,罗父通过语音确认是女儿之后发了一个100元的红包。

  8月6日,罗某某再次喊父亲“微信支援一手”,说出事了,因为微信卡包没有钱,向妈妈张某要钱。张某手机微信显示,当天,女儿罗某某称欠别人钱,向她要了58元,说“真的急用,这是最后一次”。

  8月7日晚上,罗某某再次向母亲张某发信息,说自己欠别人钱,母亲表示没有钱,未给。

  8月10日晚上,张某通过微信和女儿聊天时,发现女儿一直没有回复。随后,她于8月11日凌晨3点左右,在当地空瓶子酒吧找到喝酒后的女儿。

  后来,由于罗某某不愿回家,母女俩来到罗某某在距酒吧不到100米的酒店房间内。据警方称,该房间是罗某某用一男子的身份信息开的。

  当天凌晨4点左右,罗某某在与母亲发生争吵后,趁母亲不备,纵身从房间窗户跳下,生命就此定格在13岁。

  记者手记

  留守,留守,他们“留”下了 希望我们一起把他们“守”住

  8月11日,通江13岁女孩罗某某在宾馆在与母亲争吵后跳楼身亡,她是一名留守儿童,父母常年在外务工。作为一名记者,我采访过很多关于留守儿童的新闻,但这一个是最让我难过的。一直以来,社会对留守儿童关爱的话题就没有停过,他们缺乏父母的陪伴与关爱,也缺乏持续良好的家庭教育,在青春期最容易走偏路的时候,父母却往往都不在身边。

  在采访中,她的母亲哭红了眼睛,向我讲述女儿的过往。化妆、喝酒、不上学、被神秘男子接走以及打人惹官司等,让人感到这个13岁女孩旺盛的生命力,和一种自小没有束缚与引导的“野蛮生长”。女孩的同学说,其实她们母女性格不合,女孩和母亲对着干,母亲说东,她偏要往西。 然而,孩子父母在接受采访时,一直想的是找到这两个月来和女孩在一起的那些“神秘人”,却对孩子的教育问题闭口不言。我不知道他们是刻意地避而不谈,还是他们真的没有意识到,爱的缺位,也是女孩“坠落”的一个无法忽视的“助推剂”。

  与父母聚少离多,和隔两代的外祖婆外祖爷一起生活,从孩子的家庭情况、成长经历与家庭教育不难看出,她是一个被远在上海的父母“留”在老家的人。通江到上海,在这片土地的两端,孩子想对着天空和父母说句心里话,也许都会感到无助。

  在女孩与父亲的短信对话中,孩子说“我带(在)外面死活你们管过没?”,“吃不吃得饱你们管过没”。对13岁处于叛逆期的女孩子来说,也许,她的潜意识里还是渴望着父母的关爱,叛逆有时是一种反抗,也是一种索取。 然而,父亲回复的是:“你自找的,你听过我们话了吗?”这种拒绝,也许会将孩子从身边推得更远。

  在中国广大的农村有着近700万留守儿童,因为家庭和经济压力,他们的父母长年在外务工,除了寄钱回老家养老抚小,爱是一个难以启口的词,陪伴更是求而不得。指责他们总是很容易,但更重要的,应该是帮助这些父母与孩子架起沟通的桥梁,打通他们的内心渴求。而这需要全社会、政府相关机构、志愿组织的深度介入,久久为功。

  这是一个13岁女孩的悲剧,还原她的故事,是为了近700万中国留守儿童及其父母,以鉴过往,以资来者! 留守,留守,年幼的他们“留”下了,希望我们能一起把他们“守”住。

来源:成都商报编辑:陈乐



来源:四川在线 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COPYRIGHT 2006四川省威远县竞力学校版权所有 四川省威远县竞力学校8211联合设计制作
地址:四川省威远县连界镇 备案序号:蜀ICP备05012990号 邮政编码:642469
Email:scwyjlxx@163.com 联系电话:0832-8833393